首頁 要聞 越視頻 鎮街 外宣 國內 國際 社會 健康 網評 專題 發布會 H5 新聞排行榜

何競武:徐志摩“最后分手之一友”

發布時間:2020-09-16 08:28:11 來源:諸暨日報 編輯:駱依婷
  ■特約撰稿 布谷

  閑來無事,窗下翻檢舊刊,在2002年第4期《萬象》上翻到陳巨來的《安持人物瑣憶·幾個舊友》,不經意間在“李祖韓”條下看到了這樣一段:“……二年之后,公司與平漢鐵路交易一買賣,久久不決。知局長何競武,與徐志摩為異母之弟,遂托翁瑞午求徐及陸小曼夫婦二人,一言即定,公司賺了二百余萬元之多……”對做買賣沒什么興趣,感興趣的是何競武與徐志摩間的這層關系。陳巨來是民國藝壇名家、金石大師,與民國藝界大家交游頗廣且深,他的《安持人物瑣憶》當年在坊間風行一時,筆下人物行狀當非空穴來風,至于其中因緣,待考,而何競武自幼隨母離開諸暨花明泉投奔海寧硤石討生活由此找到了些許緣由。

  一

  陳炳榮在《楓橋史志》之“何競武”條下載:“何競武,名堃,趙家鎮花明村人。家貧,隨母徙居海寧硤石?!标惤ㄜ娫凇缎熘灸εc〈天籟〉》一文中介紹說,何競武祖籍諸暨,早年就讀海寧市硤石鎮米業兩等學堂第一期,是和徐志摩在海寧硤石一起長大的好友。何競武后來還把唯一的女兒何靈琰寄拜給徐志摩陸小曼夫婦做了干女兒。何靈琰在晚年的回憶文字中對此也有記述:“父親雖祖籍諸暨,卻是海寧硤石鎮生長,和徐干爹不但是好友而又同學,二人友誼深厚,遠勝手足?!?br />
  何競武就讀硤石鎮米業學堂期間,加入了學校的軍樂隊,是核心隊員之一。當年,滬杭鐵路通車后,時任鐵路督辦的孫中山先生赴實地考察建設情況,車過硤石時,受到了海寧各界的歡迎,何競武隨學校軍樂隊忝列其中,鼓樂迎迓。同是學校軍樂隊隊員的馬君松在91歲(2010年)高齡時接受記者采訪,回憶了當年在硤石車站歡迎孫中山的行狀:“當時我正在硤石米業學堂讀書,在校里軍樂隊當鼓手。領隊是談鴻藻和駱何堃。民國元年冬的一天,我們軍樂隊奉命到火車站去歡迎孫中山,大家都非常興奮……只見當時火車徐徐進站,停了下來,孫中山坐的是最后一節車廂。響了幾個爆竹之后,我們便奏起了軍樂?!瘪樅螆壹春胃偽?。

  結束米業學堂學業后,何競武離開海寧硤石赴湖北就讀軍官預備學校,投筆從戎,這一年何競武約18歲。在赴湖北軍官預備學校途中,發生了一樁頗有悲劇性質并具劍俠色彩的經歷?;蛟S是假期回到硤石,何競武原原本本并詳盡地敘述了這樁真實故事的來龍去脈,徐志摩聽后,甚為動容,不僅是故事的內容,而是敘述者的耿介品格讓徐志摩執筆寫下了這則故事,徐志摩引用了《詩經》中“愷悌君子,四方為則”句歡贊了這位少時朋友義薄云天的義舉。

  徐志摩用文言寫成了這則故事,題目是《記駱何堃全誼事》,全文千余言,刊登在滬江大學??短旎[》1916年3月第4卷第1號的“雜俎”一欄中,署名徐志摩,時,徐志摩就讀上海滬江大學?!队涶樅螆胰x事》一文多年來一直被湮沒在時光的塵土之中,直到近年才被研究者發堀出土,作為“佚文”收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遠山:徐志摩佚作集》中。

  徐志摩在《記駱何堃全誼事》一文開篇便奠定了全文的基調:“吾友駱子,亢節厚誼,意氣如云……”故事的梗概是這樣的:時在1912年5月,駱子(何競武)與百余“有志戎伍者”乘船共赴湖北軍官預備學校報到入學,嘉興的王君是駱子的同窗好友,一路促膝縱談,頗具壯懷,以為“投筆入伍,冀得裹尸為榮……”船至江中,王君突然身感不適,竟來勢兇猛,船中遍尋無藥,不日便暴病而亡,彌留之際,王君對駱子說:“相知惟君,幸為斂骸骨歸故鄉,孤魂不相忘也?!瘪樧赢敿茨唬骸凹从卸涕L,惟力是視,不敢負屬?!蓖蹙篮?船長要拋尸江中,以為“斃邪,則委之江耳?!痹隈樧右约巴械膹娏乙笙?,并“集資成數”,遂就近靠岸。在一位溫州同行的輔助下,“駱子以氈內尸,抱出……已則舉尸加肩,抗而行?!钡前逗?,駱子為王君采辦棺柩,在當地一位長者的協理下,盛殮入棺。老人“亦敬駱子多義,慨諾,即為集走棺斂,送入山……”行前,“駱子因樹一子桑其上,杯酒奠之,拜祝之曰:‘幸且安此’慟哭而去……”第二年,駱子將王君棺柩運回嘉興故鄉,“明年,駱子歸,卒為輸其柩抵鴛湖?!毙熘灸υ谌慕Y束時,寫了這樣一段話:“志摩曰:挽近俗弊,友道無聞久矣。駱子獨高義皦皦,信其然諾,正言格頑,莫夜負尸,于古鮮覯,況于今乎?詩云:‘悌悌君子,四方為則?!酥^矣!”筆底搖曳,竭盡歡贊之辭。

  二

  在以后的數十年里,何競武、徐志摩這二位“發小”,一文一武,在近代中國歷史發展的進程中,留下了他們各自的足跡。按何競武的說法,他是徐志摩唯一武友,他們之間的私誼卻不絕如縷,我們可以從他們留下的文字中找到彼此的身影。

  1928年間,徐志摩赴國外游學考察,把陸小曼一個人留在了滬上的寓所。去國前,或許已經與父母商定至上海寓所,對體弱的陸小曼可以有個照應。

  1928年6月17日徐志摩自海外給陸小曼的信中寫道:“……爸爸娘大概是得等競武信,再定搬不搬,你一個人在家各事都得警醒留神,晚上早睡,白天早起,各事也有個接洽……”徐家的事,還得有何競武參與,可見何在徐家的位置。當時,何競武供職國民政府軍事交通部門,領少將銜。僅一周后的1928年6月25日,徐志摩又馳函陸小曼,再次詢問何競武的行跡,不乏對陸小曼的拳拳之心,并何競武以誠相照。信中寫道:“……競武他們到了上海沒有?我很掛念他們。要是來了,你可以不感寂寞,家小也有人照應了……他們早晚到,你讓他們看信就得?!蹦菚r,何競武自北平調任南京就職,因南京的居所尚未安置妥當,何競武擬把妻子淑筠和女兒何靈琰送到上海,客居在徐志摩夫婦家里,何競武女兒何靈琰追憶,那時徐志摩夫婦家在上?!碍h龍路一條弄堂的末一家,房子是當時算很摩登一樓一底三層樓的洋房?!?br />
  本文開頭所引陳巨來《安持人物瑣憶·幾個舊友》中“李祖韓”條下的掌故,應該是發生在1931年間,據陳炳榮《楓橋史志》“何競武”條載,何競武出任鐵道部平漢鐵路管理局局長是在民國20年即1931年。

  這一年對徐志摩來說是頗為潦倒的。據何競武女兒何靈琰回憶,1931年4月23日,徐志摩母親過世,何競武偕家人專程赴硤石奔喪??梢妰杉宜秸x頗深。母親過世后,因為陸小曼,徐志摩與父親發生了沖突,家中停止了對他的資助,陸小曼又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日不敷出,終究徐志摩在多所學校兼任教職并賣文賣稿,也無法滿足陸小曼的揮霍。按徐志摩自己的說法“我是窮得寸步難移”,無奈之中,詩人也顧不得斯文掃地,竟做起了房屋中介生意,以賺取傭金和中介費。

  當時,故交海寧蔣百里擬出售位于上海的住宅,徐志摩獲悉后,似乎很快找到了買主,并以三萬二擬定房價,或許已經商定了傭金和中介費。誰知半路“岔”出了何競武與那位“趙先生”,愿意高于三萬二成交。眼看到手的生意要泡湯,詩人的焦慮是顯而易見的,當時徐志摩身在北平,兼任北京大學與北京女子大學教授,1931年10月23日,徐志摩在寫給陸小曼的信中說:“是誰在說競武肯出四萬買,那位‘趙’先生肯出四萬二的又是誰?看情形,百里分明聽了日本太太及旁人的傳話,竟有反悔成交的意思。那不是開玩笑了嗎?為今之計,第一得競武說明,并無四萬等價格。事實上如果他轉買‘賣’出三萬二以上,也只能算作傭金,或利息性質……百里信上要去打聽市面,那也無妨,我想市面決不會高到那里去。但這樣一岔,這樁生意經究竟著落可處,還未得知?!睘榱速嶅X,詩人似乎也顧不得許多了。時,陸小曼寓居上海,徐志摩只好在上海北平兩頭窮跑。

  何競武或許不知這樁買賣與徐志摩有關,但徐志摩對失去這筆“外快”,竟心中生怨,對此,徐志摩在1931年10月29日寫給陸小曼的信中有這樣的敘述:“……百里那里,我未回信……競武如果虛張聲勢,結果反使我們原有交易不得著落,他們兩造都無所謂,我這千載難逢的一次外快又遭打擊,這我可不能甘休!競武現在何處,你得把這情形老實告訴他才是?!痹娙烁F起來,自天上跌在了地上,與普通窮人似乎也差不了多少,哪里還有閑功夫去著意詩與遠方,更多的只能是茍且。也是合著詩人自己的說法:“詩人們都是鬧窮的,有甚想法?!?br />
  三

  當時,詩人孫大雨也在“鬧窮”,急于出售位于上海的一宗土地,并托付徐志摩出手,傭金是二厘五,對處于窮困中的詩人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數字。為了急于做成這筆生意,徐志摩竟讓翁瑞午在上海幫助尋找買主,徐志摩在同一封信中(1931年10月29日)寫道:“大雨家貝當路那塊地立即出賣,他要我們給他想辦法。他想要五萬兩,此事瑞午有去路否?請立即回信。如瑞午無甚把握,我即另函別人設法。事成我要二厘五的一半。如有人要,最高出價多少,立即回信,賣否由大雨決定?!蔽倘鹞缡顷懶÷业某??。

  關于孫大雨的這樁買賣,徐志摩在十天以后的1931年11月9日,再次致函陸小曼,催促“趕早進行”,信中是這樣寫的:“請告瑞午,大雨的地是本年二月押給營業公司一萬二千兩,他急于要出脫,務請趕早進行……”顯得有些迫不及待,是被錢驅使的。

  這是徐志摩寫給陸小曼最后的一封信了,十天后的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在自南京飛回北京途中,飛機失事身亡。

  徐志摩是在上一天即1931年11月18日,離開上海到南京,擬次日轉道赴北平。這一晚,徐志摩住在何競武家中,此時何競武已在南京安家,且離機場較近。

  車到南京后,徐志摩先到張歆海、韓湘眉夫婦家,因他們離家外出,才去了何競武家。張歆海、韓湘眉是徐志摩原配張幼儀的二哥二嫂,韓湘眉還是徐志摩的紅顏知己,時任南京東南大學教授。

  據張清平《林徽因傳》之“志摩之死”一章載:“當徐志摩趕到張歆海家時,張歆海夫婦和朋友到明孝陵靈谷寺去玩了,于是他便去金陵咖啡館吃茶,然后到在硤石長大的同窗好友何競武家閑坐?!毙熘灸υ敬稳障氤俗鴱垖W良的私人飛機去北平的,聽何競武說,張的飛機不在南京,那就只好搭乘郵件飛機飛北平。當時,何競武還主張徐乘坐火車的。何競武時任平漢鐵路管理局局長,弄張免費的火車票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

  因為徐志摩要趕著去北平聽林徽因的演講。離京前,林徽因告訴徐志摩,這一天(1931年11月19日),她要在協和小禮堂給外國使節講中國建筑藝術。徐志摩遂決定搭乘郵政飛機飛北平。

  晚間,徐志摩再次去了張歆海、韓湘眉家談天喝茶,楊杏佛等在座。后來,韓湘眉寫了《志摩最后的一夜》,其中寫道:“……十八日那天,你早車來寧,到家后知道你已來過,就悔晚間又有約。一會兒,你的電話來了,知道你在何競武家。你果是九點半左右到家的,你獨自烘火,抽煙,喝茶,吃糖果。志摩:你在那獨坐的當兒,你想些什么?那時曾否從另一世界有消息傳來?志摩:你曾否聽見輕微的,遙遠的聲音呼喚你?我們回到家來,已是十點多鐘,我們坐著談笑,涉及朋友及你此后北京的生活,涉及一把亂麻似的國事,不覺已是深夜,杏佛(楊銓)要走,你說‘一同去罷?!惝斖砘氐胶胃偽浼依镒∷?,你說因他家離飛機場近,你是那樣怕趕不上那遭殃的飛機?!?br />
  據張清平《林徽因傳》之“志摩之死”載:11月19日上午8時左右,何競武與徐志摩一起在家中吃過早點,彼此握別,徐去了機場,何則赴市公干。這一別,竟是天堂人間,何競武成為了徐志摩“最后分手之一友”。

  待徐志摩棺木運抵南京,何競武撫棺大慟,內心的傷痛,不言而喻。據何競武女兒何靈琰追憶:“行前一夜還住在父親南京的寓所,冥冥之中好像知道要永訣了,和父親聯席共話,終宵未停。次日清早還同父親一起吃過早點才上飛機,不幸在山東黨家莊。觸山遇難,享年三十六歲。一代才人,競不永壽。棺木運回南京,父親撫棺頓足大慟,父親雖祖籍諸暨,卻是在海寧硤石鎮生長,和徐干爹不但是好友而又同學,二人友誼深厚,遠勝手足?!?br />
  何競武在寫給胡適的信中,真切地表述了失去徐志摩的痛惜:“我為摩惟一武朋友,不想競為其最后分手之一友。一月來,追想其臨別神情,往往發呆?!贝诵攀拯S山書社1994年12月出版的《胡適遺稿及秘藏書信》。

  徐志摩去世后,何競武時常帶著家人探望徐志摩父親,那時徐志摩原配張幼儀也住在一起,何靈琰還將其與陸小曼進行了對比,何靈琰晚年在回憶文字中寫道:“勝利后,父親也常帶我們去范園徐老太爺家拜侯,在徐家我們也常見到干爹原配張女士,她在徐家仍是少奶奶地位,記得頭一次見到,不知道該怎么稱呼,還是徐老太爺說:‘你叫鈖伯吧’!她和干娘絕對是不同典型的女人,鈖伯生得明爽利落,為人精明能干,是家庭中之賢內助,事業上的好幫手,如以畫擬之,鈖伯是工筆,干娘便是寫意了。若干年后,我到了香港居住,又碰見鈖伯了。她一個人帶了一個德國保姆和三個孫女一個孫子住在香港,由于我們有許多共同的朋友,我無形中提高了一輩,成了忘年交,稱呼也由鈖伯改為鈖姑?!?br />
  何競武簡介:

  “何競武,名堃,浙江諸暨人,1895年(清光緒二十一年)生。早年畢業于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四期步科。歷任步兵巡防統領,騎兵旅長,騎兵司令,第一路總指揮部交通處處長,津浦路軍事管理處處長。北伐戰爭以后,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野戰鐵道交通指揮官,騎兵第二師副師長。1929年初,任國軍編遣委員會第三編遣區點驗主任,鄂西編遣特派員。1930年,中原大戰期間,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副官處處長。后任平漢路運輸司令。1931年,任隴海鐵路局局長。后任平漢鐵路管理局局長,國民政府陸??哲娍偹玖畈扛惫匍L,平漢路特別黨部委員。1933年,任交通部次長。1934年4月14日,任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7月28日,任蒙古地方自治指導長官公署參贊。1936年1月28日,任中將,后任軍事參議院參議。1940年10月,免參議職。1946年,當選為制憲國民大會代表?!保ê颖比嗣癯霭嫔纭睹駠宋锎筠o典》)

  “何競武(1895——1953),諸暨趙家鎮花明泉人……1948年去臺灣,其子女先后赴美國定居。由于僅留其一人憂郁寡居,于1953年在臺灣病逝?!保愘┱隆哆h去歸來的昨天》之“何競武”條)

  “駱何堃即何競武(1894——1961),祖籍浙江諸暨……1948年去臺灣,1961年在臺北病逝,后葬于美國馬薩諸塞州列克星敦市?!保惤ㄜ姟缎熘灸εc〈天籟〉》)

  
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聯系方式     浙公網安備3306810200002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3120200027  浙新辦[1999]19號  浙ICP備17048251號-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75-89095158  諸暨日報社版權所  有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时时彩微彩平台官网app